在國色里追逐多彩忻州

 關(guān)注“忻州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”,忻州人文風(fēng)景很全了

圖片

     青白黃赤黑,東西中南北。五色的經(jīng)緯,織出山與水。春晚歌曲《滿(mǎn)庭芳·國色》火了。千紅萬(wàn)紫順東風(fēng),雨過(guò)千峰潑黛濃。情深鍍金風(fēng)玉露,地有盛色天有虹。該歌曲唱出40多種中國色彩,色好看,名字也好聽(tīng)。這個(gè)季節一起去忻州尋覓,用眼中顏色翻波瀾,讓天地呈現出五官。

 圖片

  石蕊紅 陀羅山:一山粉嫩萬(wàn)重春

  石蕊紅是一種淡淡的粉色,是春天最常見(jiàn),也最早到來(lái)的色彩。在陀羅山,滿(mǎn)坡滿(mǎn)谷的山桃樹(shù),在草木未發(fā)的時(shí)候先將山染成嬌嫩的淡粉,將春天早早送到山間。春天是四季最復蘇的季節,而淡粉色無(wú)疑是春天最嬌嫩的色彩了。

  溫情四月,一早一晚,太行山里的風(fēng)還有點(diǎn)涼,但那美得如詩(shī)如畫(huà)的桃花已經(jīng)滿(mǎn)山盛開(kāi),浪漫似海,入眼處,正是一幅春回大地的景象。這里的桃樹(shù)都是野生的,山中處處可見(jiàn),在半山腰,古建與桃花相映襯,最是拍照出片之地。那粉透天的桃花點(diǎn)綴在古建筑旁、青山碧水間,微微搖曳,含笑歡迎八方來(lái)客。

  滿(mǎn)園春色關(guān)不住——此時(shí)的你只要走進(jìn)這里,就會(huì )被那生機勃勃、關(guān)不住的春光所驚艷到。那來(lái)自春的爛漫氣息撲面而來(lái),探出枝頭的春光,她姿容高貴,就那樣靜靜地佇立在路邊,舒展著(zhù)婀娜的身姿。

 圖片

  玫瑰紫 云中河:現實(shí)版夢(mèng)幻世界

  玫瑰紫是比玫瑰紅更偏紫的顏色,在春天的諸多色彩中,這恐怕是最美艷動(dòng)人的一款了。云中河景區,每逢四月就迎來(lái)盛大花事,艷粉和玫紫交織出的世界,讓人恍然以為誤入動(dòng)畫(huà)片《葉羅麗精靈夢(mèng)》。

  粉紫色系是小女生的最?lèi)?ài),動(dòng)畫(huà)片用足了這一“賣(mài)點(diǎn)”,從平行空間“仙境”的花海,到深深淺淺的粉和紫“霸屏”,鋪展出一個(gè)姹紫嫣紅的世界。云中河景區,由春雨、夏花、秋實(shí)、冬雪組成。春天以花海為特色,夏秋以露營(yíng)為主打。碧綠的河面上高鐵飛馳而過(guò),沿河糧田倒影水中,綠油油鋪滿(mǎn)百姓心底,含蓄沉靜地承接著(zhù)接踵而來(lái)的各種故事。

  芝櫻花,學(xué)名“繡球”,美麗芬芳,且花期長(cháng),被稱(chēng)為“花海之王”。河岸花團錦簇、布滿(mǎn)芝櫻,有適合拍照的仿真道具,有水岸沙灘,有兒童游樂(lè )。醉人的風(fēng)景,滿(mǎn)目的色彩,清新的花香……美好的事物都匯聚在春天的花谷花岸中。


  菜花黃 偏關(guān)縣:鋪就“治愈系”風(fēng)景

  在中國色中,有一種黃色叫“油菜花黃”。偏關(guān)縣明長(cháng)城腳底,大面積的油菜花可以欣賞,并且這兒的油菜花花期較遲?;ㄩ_(kāi)的時(shí)候促使滄桑的古長(cháng)城看起來(lái)生機盎然。每年春天,油菜花絢爛成海,快撲進(jìn)這“治愈系”風(fēng)景的懷抱吧!

圖片

  金燦燦的油菜花幕天席地,如綾如絹,肆無(wú)忌憚地張揚著(zhù)美麗,把春天鋪展得妖艷而有詩(shī)意。追趕花期的養蜂人,讓那一只只蜜蜂踩著(zhù)春天的節拍在花海里翩翩起舞。藍悠悠的天空下,明艷艷的油菜花如鏈似帶,與灰墻黛瓦的民居互為映襯,構成了一道靚麗的風(fēng)景線(xiàn)。春風(fēng)十里,美景如畫(huà)。

  迎著(zhù)暖融融的春風(fēng),在小道上慢慢溜達,健壯的油菜莖稈上綴滿(mǎn)金黃小花朵,無(wú)數花朵匯聚成一片無(wú)際的金色海洋。天空中,一架無(wú)人機正俯拍這片金黃色的花海;放眼四望,一個(gè)個(gè)網(wǎng)紅正在用手中的設備將美景傳到各視頻平臺;游人徜徉在花海間,細嗅花香,合影留念,定格大片。


  雪肌白 繁峙縣:杏花消息雨聲中

  “杏花消息雨聲中”像是春天寄來(lái)的一封情書(shū),素白青綠的信箋,染點(diǎn)點(diǎn)飛紅,像唇上印,像腮邊淚,深情款款。繁峙縣趙莊村,萬(wàn)畝杏花競相綻放,田間地頭農民辛勤勞作,構成一幅黃土高坡美麗鄉村新畫(huà)卷,吸引了不少游人徜徉花海,盡享春日美景。

圖片

  誰(shuí)沒(méi)有在雨聲中等待過(guò)一場(chǎng)杏花開(kāi)了的消息呢?彼時(shí),并不太在意杏花是否開(kāi)了,開(kāi)得是否如詩(shī)中說(shuō)的一色白艷,我只在意杏子是否熟了。偶遇一婉約女子,著(zhù)一身輕紗衣裙,肩頭綴一方粉紅色披肩,在花海中緩緩前行,衣袂飄飄,宛如仙子,竟讓人看得癡了。

  第一次在雨聲里盼望杏花消息,是懵懂的年紀。青春總是帶著(zhù)青澀而又潮濕的記憶,那樣空想,那樣夢(mèng)囈,卻又是那樣美好。把青春的思念付諸一片眼前的雨聲,付諸心里的一株杏樹(shù),希望它開(kāi)花,在雨聲中一片驚艷。繁峙帶著(zhù)初春細雨的寒涼,沁透肌膚和眉睫,讓人幸福得戰栗。


  朱磦色 忻府區:層層艷艷暖陽(yáng)色

  春天是一場(chǎng)花的多彩盛宴,不經(jīng)意間花都開(kāi)了,金黃的油菜花、火紅的海棠花、澄澈皎潔的玉蘭花……色彩斑斕,千嬌百媚,開(kāi)成花的海洋,絢爛至極。疏疏落落,清影浮動(dòng),在春風(fēng)里灼灼其華。

  在國色里,用朱砂制成的朱紅色介于橙色與紅色之間,被稱(chēng)為“中國紅”。天然朱砂浸取后較輕的一層被稱(chēng)為朱磦,比朱紅色淺而細膩,也很好看。忻州市人民公園的郁金香花季赫赫有名,郁金多色,尤以朱磦色最為艷麗溫暖。

圖片

  比起櫻花、海棠等較常見(jiàn)的花,郁金香要稀罕得多,有時(shí)在花鳥(niǎo)魚(yú)市能看見(jiàn)十幾盆幾十盆,在植物園能看到一大片又一大片,真是不一樣。郁金香葉子淺綠,莖桿挺直,花型似一只葡萄酒杯,盛放時(shí)也像含苞似的,自帶典雅高貴氣質(zhì)。而其色彩又極盡純粹,乳白、淡粉、明黃、朱紅、紫紅,不染雜質(zhì),將飽和度“一調到頂”。

  

 最美人間四月天,回眸處滿(mǎn)是顏色。畫(huà)幅顏料是流動(dòng)變幻的,千姿百態(tài),空靈飄逸,滌蕩心胸,讓人遠離塵囂、心生暖意、物我兩忘。從忻州的泥土芬芳中,濾鏡春天的色彩,細細欣賞,有種清心怡人的甜美,暗香浮動(dòng),心靜神明,心里升騰起對生活和自然的熱愛(ài)。


來(lái)源:忻州網(wǎ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