忻州:古城作坊 守真致遠

 關(guān)注“忻州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”,忻州人文風(fēng)景很全了

  古城背依九龍崗,西臨牧馬河,平面勢成橢圓,俗稱(chēng)臥牛城,是一座易守難攻的堅固堡壘。城內歷史遺存豐厚,街區格局完整,風(fēng)貌古樸典雅,見(jiàn)證了忻州的歷史興衰。古城很好地保持著(zhù)原始風(fēng)貌。千百年來(lái),勤勞善良的忻州人,興桑養蠶,繅絲織布,釀酒榨油,世代相傳的技藝在歲月的浪濤中彌足珍貴。經(jīng)過(guò)統籌規劃,當地圍繞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主題,打造出不同業(yè)態(tài)的手工作坊,形成各具特色的作坊小店。

  古城游客不少,門(mén)店前一串串紅燈籠、一面面迎風(fēng)招展的旗子,和著(zhù)各種吆喝聲,熱情洋溢地招呼著(zhù)各方游客。仔細辨認那些作坊的招牌:油坊、豆腐坊、酒坊、染坊、醋坊、糖坊、茶坊、中藥坊、鐵匠鋪……這些帶有歲月印痕的店名,一下子將人們帶回舊日的記憶。

  
油坊分為兩部分,一邊是擺滿(mǎn)各種油壺的柜面,一個(gè)女人守在柜臺前,正向顧客介紹榨好的胡麻油,另一邊是操作間,兩個(gè)男人一前一后,密切配合著(zhù)推動(dòng)撞錘榨油,嘴里還喊著(zhù)號子:“手要穩,勁要勻,出油多,奔小康……”仔細打量,榨油的木制油床十分簡(jiǎn)單,一個(gè)箍、幾個(gè)楔子,便組合成榨油機器,讓人不得不佩服古人的聰明才智。隨著(zhù)男人拽動(dòng)撞錘上的拉繩,撞錘狠勁地撞向箍上的木楔子,每撞一下,便發(fā)出“呯”的一聲,震耳欲聾。這種原始的借力打力,硬生生將固束在油床里的菜籽往一塊擠,醇清亮的油從油床夾縫里汩汩往外冒,香味四溢,如池塘里泛起的漣漪。

  走
出油坊,便是豆腐坊。小時(shí)候每到年關(guān),便和母親去磨豆腐,一磨便是兩大筐,一家人要吃一個(gè)春節。和兒時(shí)驢拉碾盤(pán)磨豆腐不同的是,小店是手磨豆腐。作坊內,石磨、過(guò)濾木架、灶臺等設備齊全,柜臺前掛著(zhù)免費品嘗、免費體驗的牌子。我好奇地拽著(zhù)丁字形的磨把,撅著(zhù)屁股往后使勁,然后又順著(zhù)磨把兩頭空中吊著(zhù)的繩子往前推,那水桶粗的磨盤(pán)便如齒輪般轉動(dòng)起來(lái)。隨著(zhù)磨盤(pán)里泡好的黃豆滾落,一股股乳白的豆汁從磨盤(pán)間擠出,如瀑布般瀉到磨盤(pán)下的木盤(pán)里。

  
我才推了兩下便氣喘吁吁,店里的女人接過(guò)手中的磨把示范道:“你推和送都不要太使勁,要借力送力,就這樣輕輕地,磨盤(pán)便轉起來(lái)了?!惫衽_上掛著(zhù)一溜木牌,上面用紅筆寫(xiě)著(zhù):豆腐干、豆腐乳、豆粑餅、豆腐皮、豆豉、豆腐、豆花、豆芽……店家一會(huì )切豆腐,一會(huì )盛豆花,一會(huì )稱(chēng)豆芽,忙得不亦樂(lè )乎。

圖片

  走豆腐坊,一股濃烈的酒香撲鼻而來(lái),我又被吸引進(jìn)了斜對面的酒坊。只見(jiàn)店鋪里擺著(zhù)一瓶瓶待售的白酒,旁邊有散酒供游客品嘗,小飲一口,酒味醇香甘甜。我好奇地進(jìn)入后院,只見(jiàn)院中搭了個(gè)簡(jiǎn)易爐灶,師傅正用柴火蒸煮一大鐵桶酒糟。他給我講解,酒糟一般需要提前個(gè)把月備好,然后用鍋蒸熟攤涼,再加入適量酒曲,攪拌均勻后倒入密封的大酒缸內發(fā)酵,最后才上灶燒制,所以叫燒酒。燒酒的關(guān)鍵是對火候的把握,火太猛了,燒出的酒有味,苦澀,難以入口;火勢跟不上,又失去了燒酒獨有的烈味,淡如水,無(wú)醇勁。除此之外,還要保證一定的出酒量,畢竟用來(lái)燒酒的糧食浪費不得。聽(tīng)著(zhù)師傅的講解,看著(zhù)那一股股騰空而起的蒸汽,聞著(zhù)彌漫開(kāi)來(lái)的醉人醇香,我貪婪地呼吸著(zhù)。

  
抖音、小紅書(shū)、各類(lèi)社交分享平臺,類(lèi)似探店的短視頻幾乎占據了“半壁江山”。尤以美食主題最受歡迎,俘獲眾多食客的味蕾,一度被奉為獲客爆單的制勝法寶。原始純真的手藝都收集在了古城,七十二行,行行出狀元。高品質(zhì),良心造,每一項技藝都有一個(gè)傳奇,每一個(gè)作坊都有一段故事。在這些充滿(mǎn)時(shí)代記憶的作坊里,我們不僅被深邃的三晉文化吸引,更被匠人們的高超技藝折服,守真才能致遠,而這,都是忻州文明的美。

來(lái)源:忻州網(wǎng)